重生大影帝

第027章 彩排

    第027章彩排

    陈树亭和老谢闲聊了半天,等老谢回房睡觉,陈树亭又把《无所谓的忘记》这首歌拿出来听,还网上查了查这首歌。

    狄明居的这首歌,是十二年前推出的。当时,它作为一部热播历史剧的插曲而走红,随后红遍了大江南北。

    那年,狄明居三十八岁,正是他事业、嗓子最顶尖的时候。

    这首歌气势磅礴,激流澎湃,有点类似韩磊的《向天再借五百年》,虽然曲子旋律和歌词完全不同,但是难度是相同的。

    不说唱功,单单嗓音,让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去唱韩磊的歌,就好像给小孩子穿上成人的衣裳,不仅仅不像人,反而像只滑稽的猴子!

    陈树亭就是这种感觉。这跟唱功没有关系,他的声音就不适合这首歌。

    “这下可完蛋了。我们正式录完到周六晚上九点播出,留下后期剪辑师的只有三天时间,修音是不可能太完善的。”陈树亭想。

    他一夜没怎么睡,反反复复把《无所谓的忘记》拿出来听。

    “第一是气息,这首歌对气的消耗,是平常一首歌的两倍。好在我跑步锻炼了小半年,气息能弥补二三分。

    第二是嗓子的负荷。狄明居从小生在歌唱家家庭,打小就练嗓子,他喉咙外部的肌肉练了三十多年,才能在如此高强度冲击下保持他嗓子的耐久度,我就完全不行了”陈树亭分析这首歌的难点。

    这首歌的两个难点,就在气息和嗓子的负荷上。

    “其实,最大的难点还是观众的先入为主。”陈树亭又想,“这首歌当年大红,现在的观众大部分都听过,我再去翻唱,势力又太悬殊,完全不讨喜啊。”

    很多歌手,会把一些经典又难度大的老歌,经过改编一些,唱得再次大红。但前提是,他们彼此实力相当,才能完成漂亮的改编。

    而陈树亭和狄明居的差距,好比是一个蹒跚学步的孩子,跟一个短跑冠军去竞赛短跑一样。

    完全就没有可比性。

    第二天,陈树亭盯着大大的黑眼圈,有气无力去吃早饭。

    “夜里没睡?”老谢敏锐看到了陈树亭的疲惫,问道。

    “睡了一会,没睡踏实。”陈树亭说,“满脑子都是那首歌。( )”

    “别为难自己。别说你唱,就是换个三十来岁的乐坛实力唱匠,唱这首歌照样是沐猴而冠,狄明居老师的嗓子是独一无二的,没人学得来。

    这首歌是华语歌坛的一座丰碑,后辈想要越过去,那得天赋异禀,加上后天几十年的努力才行!”老谢说。

    老谢对那首歌评价也特别高。知道歌难,老谢也不怎么担心,他已经和五位评审中的三位打过了招呼。

    再说,陈树亭真的被刷下来,老谢还有其他工作给陈树亭。这个工作原本就是临时救急的,老谢也没指望看这个节目让陈树亭大红大紫。

    所以,老谢很淡定。

    “的确是,狄明居老师的嗓子,浓重厚实,这是天生的,一般人比不了,陈哥你照自己的方式唱。”小凌也安慰陈树亭,“节目组也太过分了,出这么大的难题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第一轮要刷人,所以才增加难度,尽量有证据把人刷下去。第二轮以后每期的歌,就是选手自己定,哪怕原创都行,就没有那么难了。”老谢说。

    陈树亭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到第二轮。

    哪怕他有系统可以作弊,他也没信心。

    系统是给予他唱功上的帮助,而唱好《无所谓的忘记》这首歌,唱功只能占三成,剩下的是实实在在的气息和嗓子耐久度,这是要经过长年累月的练习,没有任何捷径可以走。

    “节目组并不是故意刁难你们,而是一直都这样的。首轮分组,两首简单容易唱的歌曲,六首中等难度歌曲,两首超高难度歌曲。

    这样,可以直接淘汰高难度的两位,再淘汰一位中等难度歌曲中发挥失常的。最后剪辑的时候,把简易的歌曲放在首尾。既轻松好听,又紧张刺激。”老谢告诉陈树亭。

    陈树亭把这位节目的第一季看完了,老谢说的,他都知道。

    只是,这个节目之前名次内定,他们会把两首非常难的歌曲,直接给内定要淘汰的选手。陈树亭非淘汰选手,所以他之前录制的歌,都比较简单,难度中等偏下。

    而这次,却是抽签,谁抽到谁倒霉。陈树亭就是那两个倒霉蛋之一。

    “没事,淘汰了也好。”陈树亭说,“若是第一轮就淘汰了,我等于是八十万唱一首歌,这身价都快赶上狄明居老师了。”

    老谢和小凌都笑了。

    陈树亭嘴上说得轻松,心里一点也不。既然上了战场,没人想输!

    这一整天,陈树亭都在揣摩这首歌。

    他心里的浮躁,也慢慢淡了下去。他觉得,不管他怎么努力,他唱这首歌都不会讨喜,因为没有年纪,没有阅历,就没有资格。

    其他的选手要么结伴,要么跟经纪人助理,出去逛逛,等待21号的彩排,陈树亭却关在房间里。

    转眼到了21号。

    彩排也是在电视台的演播厅。

    这次彩排,和上次彩排有绝大的不同。彩排的时候,评委老师和其他选手都不可以在场,他们不能预先听到对手的声音和水平。

    这次,选手们真的是对手!

    他们要接受评委老师的评分,更要接受网页的评分。

    彩排早上八点开始,十名选手全部在节目组安排的大会议室里,抽签决定彩排的顺序。这个顺序,不会播出来,是为了后期剪辑出更合理的出场次序。

    陈树亭抽中了第六号。

    每位选手有四十五分钟左右的彩排时间。

    “陈老师,总监说后面五名可以先回酒店休息,下午三点才开始后五名的彩排。”节目组的助理万小姐对陈树亭说。

    其他的四名选手,已经起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陈树亭只得先回去。

    他回到酒店之后,躺下小睡了一个小时。快到12点的时候,他和老谢、小凌去吃了午饭,闲聊了片刻,下午两点赶到电视台的休息室。

    转眼到了三点,下午第一个彩排,是陈树亭。

    台上有乐队,下面有导演、副导演,音乐总监等五六个负责人。

    和上次彩排不同,这次没有评审,没有其他歌手。

    陈树亭心里微定。

    他仍是买了“唱功”系统,因为他的嗓子没有经过专业练习,五音不全,更不说如此高难度的歌了。虽然没有评委,不需要计分,陈树亭仍是花了血本买“唱功”,他怕自己真实水平被人偷拍下来,放到网上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防不胜防,你永远都不知道别人什么时候会捅你刀子。

    原主就被这样捅过。他通过选秀,刚刚红了一点,他车祸现场一样的五音不全彩排视频,就立马被传到了网上,让他的人气瞬间低落。

    “小陈,可以开始了。”导演见乐队准备就绪,对陈树亭说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陈树亭道。

    他花了150个金币,买了半小时的唱功,因为彩排需要半小时左右。

    《无所谓的忘记》,歌词已经深刻印在陈树亭的脑海中:

    “岁月如长河,我静静的淌

    浮浮沉沉数十年的时光

    帘幕春寒浅,明月花影忙

    红颜女子爱玉郎”

    唱完第一段,他就停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伴奏的比例得往下调,要不然声音太大了,盖过了小陈的声音,他就需要特别使劲。这首歌原本就消耗气息,再使劲的话,声音容易失真”陈树亭还没有开口说话,总监就发声了,指挥乐队。

    “台口再大两个db”

    “副歌的节奏要有力”

    完全不需要陈树亭说什么,音乐总监再一旁纠正乐队,试图让陈树亭的声音,和乐队有个完美的配合。

    过了第一遍,经过总监白启年的亲自指导,陈树亭差不多就和乐队磨合好了,没有特别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这歌难。”陈树亭在台上继续彩排的时候,导演和总监在下面嘀咕,“陈树亭唱得有气无力的。”

    “狄明居那是魔鬼的嗓音,谁唱他的歌都不出彩。”

    “太单薄了,陈树亭的嗓子太单薄了,这歌不适合抒情的唱法,这样一唱就显得寡淡如水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错,他爆发的时候能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声音不厚重,爆发的时候上去了也刺耳,还不如上不去”

    “也对,这样单薄的爆发力,上去了的确很刺耳。”总监白启年点了导演的话,点点头。

    陈树亭唱了三遍,导演和白启年都觉得他唱得有点惨。

    这歌的气势,他没有唱出十分之一。不过,他的唱功还是很不错,放在年轻人算是中等偏上的,换首歌应该会有更好的成绩。

    陈树亭自己也能听见。

    “唉!”彩排结束之后,陈树亭一连叹了好几个气,无能为力的感觉充盈着他。

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
快捷键[右箭头:下一页][左箭头:上一页][回车:返回目录]
返回 >> 返回书页 >> 重生大影帝目录
推荐阅读:重生军宠:媳妇有点田 血玫刑场——任丽琼的故事(全) 与性工作者交往是什么体验 保守老婆到换妻 御姐被父子两玩弄 国墓 极限调教港女人妻-小喵外传 脱下财务总监的丝袜套裙 据说话唠必死(H)

辣妹小说网是分享热门小说的开放平台,所有小说由热心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与本站联系,本站将予以处理。
Copyright © 辣妹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