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大影帝

第026章 最难的歌

    第026章最难的歌

    翌日,陈树亭闹了个早起,五点就醒了。他出去跑步,回来习武,出了满身的汗。

    等他洗好澡,骄阳已经缓缓升起,悬挂在远处的树梢,将金色光线投在乳白色的窗帘上,斑驳的光影金灿暖融。

    不知名的鸟儿从光影中低掠而过,墨尾裁开了妩媚的金光。

    陈树亭自己下楼买了早饭。

    他吃过了早饭,把家里收拾一通,小凌才拎着早餐赶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都吃了吧,我吃过了。”陈树亭说。

    “哦”小凌怔愣了下,“陈哥今天又早起啦?”然后,他果然把两份早餐都吃了,吃得有点撑。

    十点公司有会议,老谢千叮咛万嘱咐陈树亭,千万别迟到。

    故而陈树亭和小凌八点半就从家里出门了。

    路上果然堵车。

    小凌堵得烦躁,不停的叹气,陈树亭则跟着他从公司课题库里下载的唱功课程,练习吊嗓子。

    陈树亭紧嗓子的时候,声音尖锐刺耳。小凌被堵在车流中,又被身后的陈树亭吊嗓子弄得崩溃,心想:“想打人!”

    “想打谁?”陈树亭问。

    原来小凌心想的话,竟自言自语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小凌心情很差,也跟了陈树亭一段日子,知道这位boss不是开不得玩笑的,于是实话实说:“你,还有前面的司机。”

    “你打不过。”陈树亭平淡的说,然后继续吊嗓子。

    小凌继续烦躁。

    他们在车流中龟速行驶了一个多小时,终于在9点48分感到公司楼下。

    陈树亭眼瞧着就要迟到了,一路小跑去了老谢所交代的会议室。

    会议室里已经坐满了人:九名艺人,还有经纪人。他们都在玩手机,等着总监的到来。

    陈树亭坐到了老谢身边。

    陈树亭刚刚坐下,这次节目的负责人进来了。

    这位总监姓白,叫白启年,五十多岁的男人,高大白胖,很有气势。他是资深音乐人,公司那些不少红遍大江南北的歌,都出自他的手。

    白启年是幕后音乐才子,不苟言笑,开场也不废话,直接先把公司的危机说了一遍:“今年是多事之秋,李纯刚走,咱们和浙省电视台共同打造的节目又出现丑闻。

    这次,就希望诸位和我一起,努力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,就像《傲在云霄》的票房那样,顶住外界的压力,来一个完美的逆袭!”

    他说话的时候,有意无意看了几眼陈树亭和老谢。

    众人也偷偷瞟他们俩。

    老谢和陈树亭端坐,认真听白启年说话,该点头点头,该微笑微笑,该严肃严肃,好似不太懂白启年的暗示。

    白启年的话说完,大家鼓掌,陈树亭和老谢跟着鼓掌。

    而后,白启年又说了接下来的公关步骤:先否定视频,否定视频谈话内容;再顾水军用“专业”的角度去分析视频,指出视频的漏洞,得出伪造的结果;节目组官方微薄斥责发布视频的人,要求对方道歉,否则就发律师函。

    所有参加节目的人,都要转发“辟谣”微薄,要毫不心虚去维护《偶像的声音》这个节目。

    “八十万的通告费,也包括公关费啊。”陈树亭心想。

    他和诸位参加节目的艺人一样,把白启年的要求记下来。

    而后,白启年的秘书和公司法务部同事,拿了合同给他们签。

    陈树亭签了。

    签了合同之后,有的艺人留下来询问接下来的节目安排,有的艺人起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陈树亭和老谢跟白启年打了招呼,然后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到了18号,上午公司就把陈树亭税后的钱打了过来;下午的时候,陈树亭收到了老谢转发给他的邮件,《偶像的声音》新的赛程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分ab两组,19号晚上九点录制抽签过程;6月21号彩排a组;6月28号彩排b组。首次彩排歌曲内定,抽签选歌;首期淘汰三名歌手,而后每期每组淘汰一名;评委打分,白狐视频网站现场打分,计入第二场的总成绩。”陈树亭慢慢看节目组发过来的资料。

    看完之后,他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评分规则做了很大的改变嘛。”陈树亭对老谢说。

    “是的,白狐视频网站原本就拿到了本次节目的杜家网络直播权。节目组和他们商量,既然要改变,就索性利用他们节目组的评分系统,来个网友评分。

    白狐网络视频曾经做过这样类似的节目,他们的后台系统很成熟,不需要额外去增加。”老谢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杜绝刷票?”陈树亭又问。

    “杜绝不了,只能增加一点刷票的成本:只有白狐视频网站的会员,才可以参与投票。会员,最便宜的月会员,19块钱一个月。”老谢说,“网友也不吃亏,原本白狐视频网站就有会员制,充了会员可以投票,也可以看白狐视频的电影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打分?”陈树亭又问,“网络打分和评委打分一样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老谢说,“第一期每组淘汰三个人,而后每期每组淘汰一人。第一期节目结束之后,网友可以在24小时内给自己喜欢的选手投票。

    第二期开始,每位选手唱完,评委给出的最低分的那位,会和上一期网络人气最低分的选手,进行最后的pk,再由评委打分,淘汰pk赛分数低的那位。”老谢说。

    陈树亭完全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观众会买账吗?”陈树亭道,“看似制度公开透明,但是最后的决定权还是在评委手里。况且,他们需要花钱才可以投票,这一点就特别不讨喜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买账与否,都是一个实验。”老谢道,“节目到了这里,就得往下走,否则很多负责人要遭殃。”

    “不得不说,他们胆子很大,反应速度很快。”陈树亭也公正褒奖《偶然的声音》节目组。

    “他们办过一期了,什么都是现成了。”老谢道,“合作方又全是行业内顶尖的,这点应变能力还是拿得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陈树亭点点头。

    19号早上,老谢和小凌陪着陈树亭去了杭城。

    下榻酒店之后,节目组立马派了个内部的助理过来,解释新的规则制度。

    派给陈树亭的助理,是个姓万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九点,陈树亭和其他十九名选手一起,去了节目录制的演播厅,进行分组抽签。

    抽签不需要彩排,偌大的桌子上,摆了很多白纸条,二十个人四面八方围住,导演一喊开始,每个人拿一张纸条。

    陈树亭拿了离他最近的那张。

    展开一看,a组。

    就是说,他需要留在杭城,参加21号的彩排;而b组的十个人,可以暂时回去,等28号再来参加彩排。

    “杨乐乐、孙岩、周维、陈树亭、周喻丹、秦远明、吴悠悠、张松、李颂灵、杨阳。”

    这是a组十个人的名单。

    “我们把歌曲抽签的录制继续完成,大家就可以回去休息了,等后天直接过来彩排,今天辛苦大家。”导演对a组的众人说。

    摄像机和灯光准备就绪,导演喊开始,大家就开始抽签,抽节目组内定的歌曲。这个环节,也是要播放出去的。

    陈树亭又拿了离自己最近的纸条。

    “《无所谓的忘记》。”摄像机过来的时候,陈树亭展开了自己手里的纸条,让观众看到他抽了什么歌曲。

    这次的录制,没有任何ng再来一条的情况,就是一遍而过,你没有发挥好就自认倒霉。

    回到酒店,老谢把《无所谓的忘记》这首歌找出来给陈树亭听。

    《无所谓的忘记》是乐坛巨匠狄明居最黄金年纪的作品。狄明居声音的特色是音色浓重而饱满,这首曲子高昂,富有激情。

    陈树亭听了两遍,觉得这首歌特别难,音域跨度很大,需要真假音间转换流畅;歌曲的多处结尾要爆发,这就要嗓子厚实而耐久度高。

    不管是技巧,还是对嗓子的肌肉耐久度,都完全超过了陈树亭的能力,甚至超过了华语乐坛八成以上歌手的能力。

    陈树亭脸色有点不好,他觉得自己系统里85个金币和150个金币这两个初级“唱功”,根本无法应付这首歌。

    再高一个级别的唱功,也可能无法应付。

    这太难了!

    “我抽中的这歌太难了!”陈树亭很丧气,道,“这次抽签的歌曲里,是难度相似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,难易结合的,你比较倒霉,抽中了这一期最难的。”老谢说,“你别担心,我和评审团打个招呼了,哪怕你唱得再差,也让你过这一期。刷下的那三个人,绝不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还敢搞黑幕啊?”陈树亭不免好笑。

    “天真,有人的地方就有黑幕,何况又不是什么断头的事。”老谢道。

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
快捷键[右箭头:下一页][左箭头:上一页][回车:返回目录]
返回 >> 返回书页 >> 重生大影帝目录
推荐阅读:重生军宠:媳妇有点田 血玫刑场——任丽琼的故事(全) 与性工作者交往是什么体验 保守老婆到换妻 御姐被父子两玩弄 国墓 极限调教港女人妻-小喵外传 脱下财务总监的丝袜套裙 反穿之入妄(系统)上

辣妹小说网是分享热门小说的开放平台,所有小说由热心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与本站联系,本站将予以处理。
Copyright © 辣妹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