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大影帝

第024章 安置

    第024章安置

    甜桃足下生风,跑得飞快,陈树亭废了老大劲才追上她。

    刚要抓住她的衣领,她倏然回身,双手似利爪,冲陈树亭伸了过来,欲攻击陈树亭的上盘。她这是佯攻,在佯攻的掩护下,她右脚迅速一记下踩腿,攻向了陈树亭的脚踝。

    这是武当九宫十八腿的“风摆荷花腿”。

    陈树亭躲开了她的进攻,不太敢还手,怕打伤了她。

    甜桃见偷袭不成,转身又跑。

    陈石庭跟她过了四五招,这才将她的双手剪住,控制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还跑不跑?”陈树亭问她。

    甜桃这时候,已经深知对方和她一样,是个会功夫的,顿时就没了再逃跑的心思,反而有点想再次赖住陈树亭,让他教一些其他中国功夫给她。

    “不跑不跑。”甜桃说。

    她的衣裳,潮sh粘腻,汗水雨水干了sh,sh了再干,发出浓浓的馊臭味道;头发似乱草,用黑色的垃圾袋绑着,露出一张脏兮兮的小脸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在街上流浪?”陈树亭放开了她,同时又很警惕,提防着她溜走。

    初次见面的时候,陈树亭见她能说德语,又是混血儿,以为她是叛逆离家的富家孩子。经过警察的查访,总能找到她的家人,或者她自己玩几天都乖乖回家。

    她的家人,肯定也会到处找她。

    可是,上次距离现在,已经两个月了。

    甜桃还是上次那身衣裳,说明她在外头流浪了两个月。

    陈树亭这就不懂了:难道她说得是真的?她真的无家可归吗?

    她的父母,为什么不报案找她?

    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,比乞丐还要臭,在街头流浪,除了无处容身,陈树亭真想不到其他理由。

    他不免有点内疚,不该轻易把她送走。

    “没地方可以去啊。”甜桃理所当然的说,“不流浪怎么办?”

    阳子这时候也追上来了。

    甜桃身上的异味,让阳子捏了捏鼻子,有点想吐。

    “这是谁啊?”阳子问陈树亭。

    “朋友。”陈树亭三言两语也说不明白甜桃是谁,索性回头再解释,和阳子商量,“她好像没有地方可以去,可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阳子看了眼这小叫花子,觉得她身上肯定有虱子,把她往家里,家里也要染上虱子,后患无穷,就说:“既然是你朋友,去酒店开个房给她,让她住几天吧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两个大男人,带着个未成年少女去酒店开房?”陈树亭反问阳子,“你还有比这个更馊的主意吗?”

    阳子挠了挠头,想想也对。

    带回家不合适,去酒店也不合适,怎么办阳子一时间也想不到。

    甜桃饶有兴趣看着他们俩,不接话。

    小姑娘有双特别透亮的眸子,眸光滢滢照人。此刻,她深邃的眼眸里,潋滟蛰伏,黝黑得深不见底,像只狡猾的狐狸,打着主意看眼前两个大男人。

    “你有女性朋友在东沪吗?”陈树亭见阳子也没了主意,开口问他。

    阳子朋友很多,虽然他退学了,却仍和从前的同学保持不错的交情。

    “有倒是有。”阳子想了想,最后说,“那行,我打个电话给我小师妹,看她睡了没有,让她来接咱们。”

    陈树亭点点头。

    阳子很快拨通了一个电话,电话里传来女孩子尖锐又惊喜的叫声:“阳阳哥”

    阳子一身鸡皮疙瘩,对着电话说:“你声音别这么尖,大半夜跟鬼叫似的,我听着脑仁都发憷!”

    然后,阳子简单把这边的情况告诉电话对面的人,再把用手机通讯把自己的位置定位,然后发给了对方。

    “她差不多半个小时后到。”阳子挂了电话说。

    陈树亭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怎么回事?”陈树亭回头又问甜桃,“怎么不回家?这也闹得太过分了,你爸妈不得急死?”

    甜桃咬住嫩嫩的嘴唇,很是委屈的可怜样。

    “爸妈有,家没了”甜桃说。

    阳子也好奇打量她几眼。路边的灯火昏黄,小姑娘又一身脏乱,阳子看不出她什么情况,就默不作声了。

    陈树亭听到她说有父母,总算心里安定了些,说:“有父母怎么会没家?你爸妈电话多少,我给你打。实在不行,你把家里地址给我,我送你回去。”“我不记得了。”甜桃说。

    陈树亭问了半天,阳子也跟着问了半天,甜桃装可怜、装委屈,就是没一句实话。

    “你这死丫头,怎么就不能说句实话?”阳子也急了,“再胡说八道,把你扔在街上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饿不死。”甜桃说,“偶然乞讨,乞讨不成就翻翻垃圾桶,实在没辙了就打个劫啥的。”

    阳子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陈树亭也无言以为。

    沉默的夜风缓缓拂过,带着和煦的暖意。路边的树木,垂枝随风飘洒,簌簌作响,给夜添了几分寂寥和诡异。

    路灯下三个人的影子,细长而枯瘦,似鬼魅,静静伫立。

    街上车子倒是有,但是几乎没有出租车。哪怕有,也是载客的。车灯一闪而过,似流动的彩色海潮。

    约莫等了半个小时,一辆白色的私家车,停在了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车门打开,伸出一双纤细笔挺的小腿,而后年轻的女孩子跳下车,轻盈盈的站在他们面前。她穿着简单的短裙配长袖t恤,一头流瀑似的直发,披散在肩头,映衬着她一张精致小巧的脸。

    “阳阳哥!”女孩子往阳子怀里扑。

    阳子立马躲闪开,拿脚踹她:“正经点,多大人了!”然后又挑剔她的衣着,“什么乱七八糟的,穿个长袖,再穿个短裙?胳膊冷,腿就不冷了?”

    “这样好看啊。”女孩子笑嘻嘻的说。

    陈树亭咳了咳。

    女孩子这才收起打闹,认认真真和他们说话。

    阳子简单介绍,陈树亭就知道,这姑娘叫沈明月,是阳子大学时班主任老师的女儿,现在在电影学院念大二,刚满20岁。

    陈树亭也简单把事情和沈明月说了。

    “行啊,跟我回去!”沈明月长得精致妩媚,但是性格大大咧咧。听到阳子和陈树亭将甜桃托付给她,她也不嫌弃甜桃身上的异味,上前就搂住了甜桃的肩膀。

    甜桃很久没有这种温馨的感觉,就对沈明月很有好感。

    甜桃是个鬼机灵,看得出沈明月爱慕阳子,插嘴说:“沈姐姐,你和阳子哥哥很般配!”

    沈明月顿时大喜,眼睛都笑得眯成一条缝,跟捡了个宝似的搂住甜桃,说:“是吧,你也看得出来?这么小,眼光这样好,姐姐跟你说,你非常有前途”

    陈树亭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阳子一头黑线,扬手佯装要打沈明月:“扯什么犊子?快回去吧,赶紧把她收拾干净,先跟你蹭几天,以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沈明月不情不愿被赶走了。

    等她们走后不久,正巧碰到了一辆出租车。陈树亭和阳子跑回去的心思都没了,拦车回家。

    “唉,那小妮子喜欢你。”陈树亭说起沈明月,觉得那女孩子非常漂亮,性格也和阳子很合适,不免多说一句,“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过?”

    阳子啼笑皆非:“你听她胡闹!她是我老师的女儿,我认识她的时候,她才十五岁,跟那小叫花子差不多的年纪,我是禽兽啊我打她主意?”

    “可是,她现在不是十五岁啊。”陈树亭笑。

    阳子踹了他一脚:“别扯这么恐怖的事。我老师知道了,非扒了我皮不可。那丫头就是爱闹,懂什么喜欢不喜欢?”

    陈树亭见阳子装傻,觉得他可能真没这个心思,也就不再多提了。

    沈明月把甜桃带回去,第二天就逃课,领着甜桃去买衣裳、做头发、美容。到了傍晚,她带了个崭新的小丫头,到了陈树亭和阳子的公寓。

    甜桃仍是梳着高高的马尾辫子,打着厚厚的刘海,一双深邃的眼睛清湛莹然。嫩嫩的唇,凝雪的肌肤,已经是个漂亮的小姑娘模样了。

    清清爽爽的小丫头,看不出流浪儿的痕迹,陈树亭和阳子都觉得很满意。

    “我带她在身边吧,给我做个伴。”沈明月私下里和陈树亭说,“我问了她关于她父母家人,她不肯说,还是别逼她。

    我爸去年出国教书,我妈前不久跟着去了,家里就我一个人,我也害怕。阳阳哥说她还会功夫,她住在我家里,我也安心。”

    陈树亭道:“那多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别光说谢啊!”沈明月道,“你有感谢我心,就在阳阳哥面前,多替我说说好话啊!”

    陈树亭第一次见这么煞费苦心追汉子的姑娘,哭笑不得:“行,你放心!”

    沈明月就喜滋滋的带着甜桃走了。

    甜桃的事,就算临时有了个着落,陈树亭也放心了。

    老谢忙完了电影的事,开始着手安排陈树亭和阳子的工作。

    阳子接了两个专访:一家是影视专访,一家是平面媒体专访。其他的,老谢都推了。老谢觉得阳子不适宜过分消费,他的事业中心还是应该在演绎上。

    至于陈树亭,老谢帮他接了部偶像剧,饰演男二号,正面角色。

    到了六月十号,陈树亭和小凌准备下剧组。可是当天晚上,娱乐圈突然又闹出来一个大新闻。

    这个新闻,跟陈树亭有点小关系:《偶像的声音》节目组,两位评审老师谈论内定名次的一段偷拍视频,被人发到了网上,引起了极大的轰动。

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
快捷键[右箭头:下一页][左箭头:上一页][回车:返回目录]
返回 >> 返回书页 >> 重生大影帝目录
推荐阅读:重生军宠:媳妇有点田 血玫刑场——任丽琼的故事(全) 与性工作者交往是什么体验 保守老婆到换妻 御姐被父子两玩弄 国墓 极限调教港女人妻-小喵外传 脱下财务总监的丝袜套裙 异世之悍夫(异世之野兽背后的男人 包子)下

辣妹小说网是分享热门小说的开放平台,所有小说由热心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与本站联系,本站将予以处理。
Copyright © 辣妹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.